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rd Apr 2013 | 一般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認定,我不是一個戀家的人。我喜歡到處跑,小學的時候,中午不願睡午覺,從五府山上跑到圖書館山上,再跑回家拿了書包上學。那時,每個夏天全身都曬得黑黑的,一頭短髮,小背心短褲,常常被認成男生。 小時候住的地方叫人大宿舍。那時,很喜歡到鄰居家串門子,我家住603,601和602都是好去處。我們住頂樓,每戶人家樓上都有個小花園,我家樓上永遠是最亂的,有永遠不結果的葡萄籐,有雜草,有月季,有薔薇;我喜歡601阿姨家養的鴿子,在樓頂上看著籠子裡的它們撲騰著翅膀飛進飛出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從未間斷,魏阿姨和伯伯都對我很好,有好吃的經常給我們家拿過來,我也是不請自來的常客;喜歡602婆婆家養的花,不管春夏秋冬,樓上花壇裡總是整潔的,春天我和哥哥捉了知了就放在他們家花園的籐條上看著知了脫殼,他們家的水缸是我們三戶人裡唯一還在使用的,每次停水大家都去提水喝,記得小時候媽媽上班忙,林婆婆和公公就擔任起了照顧我的重任,他們家的飯我也沒少吃;一樓舅公家也是我幾乎每天報道的地方,以前我每天都要喝很多水,看了葫蘆娃以後我都以“水娃”自稱,小學每天放學舅公家都會為我涼一杯開水,我放學先回舅公家喝了水再上樓… 很多年過去了,我小學畢業就搬家到遠遠的地方了,幾乎都沒回過人大宿舍,那裡居住的大人小孩我都不再想起,只是偶爾和別人聊童年趣事才會聊起那個山腳下的宿舍。比如以為一樓中間那戶人家沒人住,放學看到他們家送的牛奶拿了就喝了;還有老是在超級窄的院子裡打羽毛球,打到一樓很凶的張公公家,想繼續玩又不敢去撿之類的…其實,我真的都快忘了。忘了那些一起玩的小孩子,忘了愛我或不愛我的大人們… 後來,就有人逝去了。 我最先接觸到的逝去是舅婆,那時我還在603住,知道舅婆不行了我還去看過她,她當時還勉強起床要做什麼,我不記得了,後來就知道舅婆去了,當時並沒有很傷心,因為年齡太小,不是很懂,直到多年後我才知道舅婆的一些悲慘故事和當年對我家的恩情;後來沒住那邊了,也沒有刻意關注那裡的事情。前兩年聽說一樓的很凶的張公公去世了,後來和他很恩愛的張婆婆在家裡走了,那時我是很震驚的,並沒有很傷心,因為除了去他家撿羽毛球其他不是很熟。 直到昨天,媽媽說,602的李公公去世了。 真的很突然,去年還碰到過他和林婆婆,因為八年未見,我去叫他們的時候他們沒有認出我來,但是我說我是誰以後當時他們激動得都要哭了的表情我還清楚的記得,他們拉著我的手不斷地重複著“這孩子長大了”“一點都沒認出來”…那些話有些絮絮叨叨,但看得出來他們一直都很想念我。當時我只是答應著有時間去看他們,但有時這樣那樣的事情,看他們這件事就擱置了。元旦的時候碰到他們的兒子,有些疲憊的走過,寒暄幾句便匆忙走了,都沒問一下二老安否,熟不知那時李公公都生病不行了,今天林婆婆打電話給我媽才知道李公公已經去了近半個月了。人生就是如此,一個錯過,就錯過了一生。沒能見到李公公最後一面他會不會怪我我永遠都不知道了,但我心裡永遠會怨自己,小時候那麼疼愛我的老人,曾經小小的自己還信誓旦旦說要為他們養老…回憶一點點襲來,眼淚再也忍不住,雖然晚了,還是要說一句“李公公,對不起,您一路走好……”。 我突然開始懷念,懷念家鄉,懷念人大宿舍,那個小時候覺得很大,現在看起來超級小的小院子,懷念我家樓上的雜草,月季,薔薇,還有些說不出名字的小花,懷念林婆婆樓上的籐條和那口水缸,懷念魏阿姨家的鴿子… 我突然好想回家… 我很少寫什麼煽情的文字,但是感情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就當是發洩吧,還有好多好多故事,我想,我應該把他們寫出來……頭好痛,先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