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st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拉門,綿軟地照在牆壁上的《蘭亭序》,字字珠璣的書法更顯得靈動、奇幻。只有在夏轉秋的二十天左右,這些太陽的神光才會蒞臨此處,這使我本來對時空渾然無知的人卻有了時空的概念,猶如看見時空的深度和寬度。 這時光的隧道把我送到年輕時的另一張書桌。那是熱情洋溢、充滿青春幻想的年代,那時,恍惚是春天,陽光的縷縷觸腳也透過窗欞,照在書桌前牆壁上的一塊大學女友送的木版畫上。一塊粗陋的橢圓形木板上,燙印著簡略的一張畫:一座小山,山旁是水的漩渦,漩渦中一條小船,船中一個孤獨的泛舟人,每一年每一季,小船都駛不出時光的漩渦。那張版畫接受陽光的拜訪則在春末夏初,我常常獨自凝視、思索,覺得思緒飄飛,超越了時空和塵世。其實這也暗合了人生的一種狀態,奮力飛翔,奮力遨遊,最後又回到了原點。這一幅畫已清晰地定格在我靈魂深處的畫布上,成了我對人生的一種恆常的解讀。 自從對時空有了深度和寬度的理解以後,便思索自己在茫茫宇宙中的意義。滾滾歷史長流中的一朵浪花?不,浪花是不平凡的,奮力拚搏形成生命律動的輝煌瞬間。自己只能是長流中看不見的水分子,孤獨寂寞之感便油然而生。 瞥見了多少回自己青春歲月時的身影,喜歡等夜深人靜一個人跑到操場邊的小山上,茫茫暝色中,山的線條變得生動異常,讓人浮想聯翩,特別是銀色月光灑滿大地的時候,仰望那輪圓盤的光華,彷彿與月亮一下子拉近了距離,任由月光隧道送我到古代詩人靈魂的花園中徜徉。 多少回,把自己融入到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街流中,特別是霓虹燈閃爍,色彩斑斕絢麗奪目的時候,思緒也容易剝離鉛華和繁榮,剩下一縷清純,化作一股清煙,漂浮於塵世之外。任憑左右熙熙攘攘,繁花似錦地上演著一幕又一幕的人間悲喜劇,夜幕下的璀璨和絢麗塗抹了一切色彩,湮沒了無數歡樂和悲愁的界限。但熱鬧的是他們,我喜歡做一個寧靜的旁觀者,孤獨成了我的影子。 多少回,撐一把傘,獨自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雨點打在傘上的滴答聲驅走了寂靜,成了我窺見繁華和嘈雜的窗口。很多人躲著雨點,唯恐雨點沾濕了塵世的風塵,我卻有意移開傘,讓自然的清涼滴落發間,沁入肌膚,濕潤有點倦怠的心靈。 李白詩云: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我非聖賢,亦非飲者。在時光的靜靜流淌中,上班之餘我讀書我練習書法,我與古人神交,企圖牽住時光的纖纖玉手。但窗外喇叭聲常常刺破我飛翔的翼翅,使我重重跌落於嘈雜的喧囂中。腦子裡突然冒出柳宗元的詩:“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也許這就是生命的一種存在形式,生活的一種狀態,人生的一種境界?只有當你把包裹在外面的繁華和絢麗剝去,你才會發現生命的內核,生活的本質其實很簡單,人生就是從此岸到彼岸的過程,偉大與渺小,輝煌與平凡,高尚與卑劣,終將煙消雲散,只求真誠。於是,躁動的心便也沉靜了下來,內心一片澄澈,一片溫柔。 既然選擇了獨行,那麼留給世界的當然只能是孤單的背影。頓時,我豁然開朗了,孤獨是一杯又澀又甜的美酒,是一陣吹散倦怠的清風,是一劑釋放囚禁精神的解藥。但孤獨需要堅守的勇氣,更需要獨自品味,於是孤獨竟成了一道亮麗的彩虹。 文章來源: |OnlineJournalism.com | 茶色姍姍之行攝世界 |阿仁的BLOG | 睫毛彎彎的BLOG |Olympics blog | 藺瑤的BLOG |孫紹振的BLOG | 東風臨夜冷於秋 |文竹的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