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在一個自然山村,大約五年多了,我途經這個村莊,我不是欣賞風景而來,而是為生活而來。 那個村莊改造電線,七八九個漢子抬一棵電線桿,而其中有一位老人,大約六七十歲吧,當他在別人幫助下把重擔扛在肩上時,身子便傾斜向前,虧得身後青壯年居多,否則險些釀成慘劇。 看著那個老人因受不了重庄而身體急向前俯倒,所有的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我甚至尖叫了起來,所有的毛孔都為這份意外緊張起來。許多年後想想情景猶在眼前。只是老人多了幾許蒼桑,我又癡長了幾歲,那寸我僅僅只是一個旁觀者。 我們想扛起生活中那麼多重擔,誰看見我們一次低下頭去,跌下子,誰為我們發出驚呼與鼓掌? 當我們淚流滿面,信念的火種燃出那些種種希望,兄弟,我還活著,我依然存在。 只是不知多少年,我扛不起生活,變成生活的盲流,像現今成了文學的門外漢。一個癡字又怎能寫盡我內心的滄桑?故事中的那個主人公是否有血有肉,活色添香?信念的理想是否一直裝模作樣? 別唱了,煩!別抽旱煙了,那火苗子傷人! 養育田疇白的河流,你懂得幾分?那在河水中散發的女人,心事重重。故事老去,新芽萌發,亙古的歌謠唱了許多年。 那還是多年前蟲鳴蛙聲清唱的歌嗎?那情郎已添白髮,新娘口齒不清。 從那個老人跌下去的那一秒,我內心紛紛,糾纏的情感願做一個追夢人。